五彩的光芒闪烁而动包攘着修斯,修斯就感到眼前一片晃动,进入到一片空间隧道里面,里面有着牵扯之力,各种不同角度的旋转力度,肆虐的破坏着修斯的身躯。

    修斯想要看清楚到底自己在什么地方,但是光芒实在是太盛了,刺的修斯根本就睁不开眼睛。但是这样的情况却是没有持续很久的时候,很快一切都烟消云散,昙花一现,展现在修斯面前的却是另一片的空间,修斯的身后却是同样的一尊门户,时空之门。

    果然,顶尖势力的底蕴不是一般的势力能够相提并论的,就是这个“时空门”其他的地方根本都是不具备的,七星门果然是很强大的。修斯在心中是有着很大的震撼的。

    瞭望远方,是一片茫茫的山脉,树木丛生,一眼望不到边,修斯看着眼前的这幅景象,在心中想到“这就是试炼的异度空间,果然很是大气。”

    在离时空门不远处修斯还看到有着很多的房屋,人群,上面聚集着很多的人,像是一个小型的事务所,而在不远处更是有着一个很是庞大的广场,密密麻麻的。

    “咻”

    “时空门”光芒一闪,又有这人从里面出来,出来的却是一个看上去很是年轻的人,面容很瘦,身材更是矮小,没有发育完全。不过他却是没有修斯这样的迷茫,很是适应,一看就知道不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看着眼前的修斯,他的眼光不觉得一闪。

    “你是第一次来这里试炼吧,要不要我给你带路,但是需要三块上品元灵石。”矮小的年轻人走到修斯的面前说道。

    修斯听到他这样的一说,并没有太多的激动,只是很轻轻的看着他一样,没有说话,对于修斯来说,打探消息他有着自己的途径,花钱买来的消息并不是一定可靠的,更何况,钱他本身就寥寥无几。别人所说的未必可信。

    看着修斯没有太多的激情,根本就没有打算做这件买卖的意思,他连忙又说道:“既然这样,那两块总行了吧,其实你根本就不吃亏,这里面有着很多的消息是你所需要的,要不然的话你可能会吃大亏的,我可以告诉你那里是禁区,有着强大的妖兽,这回总行了吧。”

    “啪”修斯从怀里拿出两块上品元灵石扔给他。

    “嘿嘿”矮小的青年人露出得意的笑容,为又钓到一条鱼而喜悦,不过他很是专业,连忙为修斯讲着里面的一些他想要知道的情况。

    异度空间被称为“裂妖古”,据说这是一片远古战场,存在着很多未知的东西,当然这本身就是一件很是危险的事情,里面陨落大量的强者,在着里面蕴涵着大机遇,说在这里面有着很多隐匿强者的传承,人们来到这个地方大多都是为了传承而来的。但是矮小的男子却是告诉修斯这只是一个传说,更多的人认为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因为这么多年的存在,确实没有一个人听说有这什么传承。

    裂妖谷,这是因为这里以前是妖族所存在的地方,妖族以前是大地上的主人,占据着很是庞大的地盘,而据说这里曾经就是一个妖族的聚集地,是一方很是强大势力,但是人族的崛起,妖族衰落,再没有以前的强势,只存在这几股强大的妖族种族,不负当年之勇,而且大量有着天赋异禀的稀有妖兽却是就此灭绝。

    裂妖谷很大,但是具体有多大却是没有人清楚,因为这么多年的摸索也只不过是方圆万里而已,再远矮小的年轻人却是不知道了,而一般他们就在着方圆千里以内。

    裂妖谷中有着三处禁地,里面聚集着很是强大的妖族,凡是他进他们所在区域的都要被杀死,是七星门默许的存在,听说以前开辟出时空门的宗门强者想要建立一个“狩猎场”,在这里来历练本门弟子,里面所有的妖兽都是被屠宰的命运,但是却是惹恼了里面生存的大量妖族,联合起来反抗,但是宗门内的强者实在是太厉害了,根本不是他们所抵挡的,最后却是出来三个妖族与之大战,结果是怎么样,没有人知道,但是最后却是演变成现在的这样,人,妖相互嗜杀,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而三处禁地禁绝人往,由此也可以看出他们的强悍之处。

    三大妖族是:魔焰马,腾蓝虎,青鳞蛇。

    “魔焰马。”修斯的心中一动,这他可是忘不掉的,曾经他还是翟家的奴隶的时候,七少爷翟鹏宇曾经捉到一匹马,昂首挺拔,器宇不凡,而且颇有着智慧,还没有达到化形就能够开启智力,修斯当时就感到很是不凡,而后来王者魔煞的到来更是让修斯肯定这一点,但是没有想到魔焰马一族居然是这样的很是了得,就是相比于七星门也是不遑多让,而且还居住在这个地方,他就更加值得回味了。

    矮小的青年继续讲着,裂妖谷这片地方有着很多的妖兽,特别是那些能够化形的经常幻化成人形而下毒手,有着很多人都有这前车之鉴。要是需要的话可以买一些大地之乳具有着破除幻境的效果,很是贼笑的对着修斯说道,需不需要,很便宜,一千上品元灵石一滴。

    对于他的这个提议,注定是要破产的,先不要说修斯本身就没有钱,就是由他还剩下一小瓶的大地之乳呢,根本是没有必要,最后矮小的青年只好无极而终,情绪不是很好,看着他的表情,修斯肯定他在说着自己的坏话,但是修斯摇摇头,对于这样的事情没必要放在心上,而且他很可能是某个势力的人,现在的罪人是很不明智的。

    而妖兽化形,那可是只有着突破七级的存在才可以,突破七级在人类中就相当于是“魂魄境”的高手,魂魄境的高手对于修斯来说很是遥远,要是他想要搞你的话,根本是没有任何的悬念,就是发现又该怎么样,自己现在才天权境中级,杀死自己比捏死蚂蚁还简单。

    裂妖谷,远久时代的妖族盘踞之地,曾经有着大量的强者陨落,内部可能蕴含着传承,现在最为厉害的就是三大妖类种族,魔焰马,腾蓝虎,青鳞蛇。

    修斯在了解到这里的情况以后,深深地叹了口气,明白这里根本就不是一片完整的封闭空间,而是帝皇大陆的某一处地方而已,只不过因为有着空间之门的传递,才让那些不明所以的人误认为是一处异度空间。

    即使这样,修斯也能够体会到七星门的强大,开辟空间之门,压服众妖,这需要多么强大的实力?绝对是他所仰望的存在。

    在时空门的旁边有着一处广场,广场很是庞大,占去眼前空间的一半之位,此刻广场上面站着很多的人,密密麻麻,人山人海。

    “你是第一次来这里吧,要不要加入我们的临时团队,在狩猎妖兽的时候有个照应。”一个与着修斯差不多身材的人看到修斯独自一个人,就连忙的问道。

    “我们只有这四个人,加上你正好五个,我也是第一次来这里,听说里面有着很多的禁忌需要注意,而且这里妖兽横生,有着很多的避讳。”

    “是呀,第一次来这里很容易遭受野兽的突袭的,多一个人就是多一份的小心。”

    “加入团队能够解决很多的麻烦,但是他们说必须五个人,而且每个人须交五块上品元灵石,但是绝对是很有用处的。”

    修斯看着在不远处其他的人也都在相互的攀谈着,邀请着生人的加入,一看他们很是着急的,又有些冲动,激动的样子,估计也是第一次参加来到这里。

    还有些人表情很淡,没有任何的着急,脸上很是淡然,但是看着那些着急的新人确实有着很深的不屑一顾,有些看不起,但是不成想今日的他们就是昔日的自己。

    “好”修斯没有犹豫,况且他自身对于这些根本都不熟悉,不过对于刚才遇到的那个矮小青年却是有点浪费的感觉。

    “耶”他们有些兴奋,感到自己终于能够进入更深的裂妖谷里面去探索。年轻,世俗的经历还很浅薄,心性不能够根本的控制,喜形于色。

    “我叫小五,这位是刘尚,那是北图,他是鸥辽。”最前开口对修斯说话的那个青年向着修斯介绍着说道。

    “你们好,我叫修斯,对了你们也都是刚入宗门的吧。”修斯打招呼的说道。

    “是啊,我们四个都是‘血杀堂’的,你呢?”小五说道。

    “血杀堂?我是隐杀堂的,对了我们隐元峰总共有多少个堂部?”修斯皱着眉头问道,本来以为只有着一个分堂,但是没有想到还有这么多,实在是让他没有想到,而且在进入到“空转殿”的时候,修斯就感到有点不对,按照隐杀所说的,他们这么一百多人只留下九人,其他的都要被处理掉,但是隐元峰的人群却是很多,尤其是空转殿,而且他们看上去并没有那种悍然,超群,鹤立鸡群的感觉,大多数都是很平常的,让修斯很是疑惑,而听到还有着其他的几个分堂,就明白这一点,但是明白人多是一回事,却是让修斯陷入到另一个迷惑当中,‘弼星隐元,辅星洞明’是一种暗藏的隐匿,当然是一种超然的所在,至少力量应该达到一种极致,力量的体现应该是修炼上的天赋的表现,但是现在却是明显的不是这样的一回事,难道是自己猜测错误?

    “隐杀堂,你居然是隐杀堂的,那你应该是很厉害的存在吧。”听到修斯是隐杀堂的,他们都是很崇拜的看着修斯,露出很是羡慕,很是敬畏。

    “怎么?”修斯很是疑惑。

    “四大帮的时斩,三辽,全结,落叶可都是隐杀堂的高手,在整个隐元峰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据说他们都是去年加入道隐杀堂的,短短的时间内打败摇光峰的传人白泽,而且以天权境败天玑境,很是不可思议的,为我们隐元峰增了很大的面子,就算是在整个的七星门都是很有名的,而且才一年的时间,他们达到了天枢境,更是震惊整个的七星门,绝世的凶人,而且还是四个。”

    “是啊,我们隐元峰所有的名声都是隐杀堂所赚取的,本来我们隐元峰是默默无闻的,根本不被别人所熟知,但是有了他们的存在却是截然的不同,我真想加入到里面,他们却是收的人很少,根本不给我们机会。”

    “他们可都是天才的存在,你以为你行呀,要是我们这样都能够进入的话就不是现在的震慑其他各峰传人的隐杀堂了。”

    “说的也是,不过被有想到我们捡到宝了,你居然是隐杀堂的高手,看来我们这次更加的保险了。”

    “嗯”修斯感到这其中是不是有着很大的矛盾,难道这就是其他人眼中的隐杀堂?但是手册,隐杀教官对于这些也都没有说明不让说出去,但是这其中到底隐藏着什么让他们对于隐杀堂的认识却是这样的很是“肤浅”,这里面还有着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修斯很是不明白。

    突然,修斯一惊,想到一种可能,这或许是一种考验,一种对于他们心性的考验,真正的强者不仅需要强大的领悟能力,还需要沉稳的心性,心性对于人们的修炼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修斯越想越有着可能,这是一种隐藏的阴谋,而那些传出去的,或者是听到的很有可能都被处理掉了,想到这里,修斯一阵惊悚,这实在是太可怕了,到处都有着陷阱,处处都需要人们很是小心的对待。

    虽然这只是修斯对于这样的一种猜测,但是却是足以让修斯感到这本身的一种可怕,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又将有着多少的人身葬于此,但是修斯只能够将这个疑问埋在心里,无论是以哪种理由,修斯都没有把他说出去的必要,竞争的对手越少,这本身就是对他很有利益的事情,双色球投注技巧本来就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修斯想要根据种种的迹象来判断自己的猜测,这蕴含的玄机是否有意?真是是一种蓄谋已久的考核?而其他的人总是借着机会想要与修斯攀谈,在他们看来,结交这样未来的强者,本身就是一份很有意义的投资。